新闻快递>>
天水市第七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公告    天水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免职名单    天水市人大会常委会关于吕惠安、温新舫辞去职务请求的决定    天水市七届人大常委会召开第二十次会议    王锐带领天水市代表团参加2019中国绿公司年会活动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天水新闻>>大新闻
天水步校,一段被唤醒的记忆
来源: 天天天水网    编辑: 张娟 2019-04-26 09:44:57 星期五     字体设置:

 

  天水步校,一段尘封历史的记忆,轻眠于泛黄的老照片和那代“特殊”人群的只言片语之中,随着市委、市政府的一项决策,它犹如一个饱经沧桑的老人,迷蒙的双眼又重新投射出一丝微茫……

“天水步校”原址

  □记者 徐媛

  【一】

  步入天水步校旧址,仿佛步入一段时光隧道,到处弥漫着岁月沉淀的味道,时间剥蚀了俱乐部浮夸的彩色玻璃,洗净了学堂砖墙上炫耀的朱红,斑驳了围墙又散落了宿舍房顶一堆瓦片。而唯一不同的便是校址路旁的梧桐愈见葱郁,墙角的野草也都茂盛得让人望而却步。

  五十年前,在这段高墙里是一个小世界,军人服务社、照相馆、体育馆、游泳池、子弟小学、招待所、水厂,衣食住行等各种配套一应俱全,墙外世界里的东西,在这个大院里完全可以解决。当年军人们从院子来往,风光无限的样子如今只能靠想象。在保存至今的老照片中,还可以看到身着皱巴巴军装的军人和一些目光稚嫩的孩子,在他们身后,依稀可辨如今还存留的建筑物。

  天水步校的历史定格于1969年3月17日,自此在这里工作生活了十余年的官兵战士携家带口分散于祖国的大江南北。而在这之前,很多人来了又走,因为是军事重地,他们与天水本地人接触不多,留下的足迹和故事也随着学校撤销被带到其他地方,几十年过去,大多都不为人知。

  时至今日,步校已撤校整50年,部分官兵及其子弟,自离开后便从未再踏上天水这块承载他们记忆的土地。

  在得知天水市委、市政府决定将天水岷山机械厂建设成生态公园,并决定对原步校建筑遗存予以保护的消息后,散居全国各地的天水步校教官、学员、子弟时隔半个世纪,又一次回到这个曾经生活和学习过的地方。

  4月8日,八十余位步校人重聚天水,举行了“追梦步校 军魂永驻”的纪念活动,他们之中,年龄最大者已有九十岁高龄,年纪小的也已近花甲之年。他们缅怀父辈建功立业的峥嵘岁月,回顾儿时的大院情怀,也同样感谢市委、市政府给天水步校得以重生的机会……

  【二】

  “天水步校”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高级步兵学校的俗称,为军级单位,开办于1951年2月,学校校址在天水岷山厂内,占地1500多亩。1955年5月30日,学校改称为天水步兵学校,主要培养现职连、排级军官,优秀士兵及部分青年学生。在近20年的时间里,一共培养了11225名部队干部,许多人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才,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发展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如今,放眼望去,天水步校就像一张几十年前的旧报纸,虽然记录了那个年代的辉煌,但本身的字迹却模糊了,这落寞的背后,只剩步校子弟快要磨灭的记忆。站在步校办公大楼旧址前,被雨水冲刷的墙面和破损的玻璃显得有些过于寂寥,同行的步校子弟康智望着眼前的景象感慨道:“以前办公大楼正面写着‘团结 紧张 严肃 活泼’八个大字,这正是学校的校训。那时感觉校训融进大家的骨子里,学校的风气特别好,步校上上下下官兵平等。印象中最深刻的是,我爸在学校里骑自行车,老远看见有人走过来,都会下车等人打招呼。”

  

(资料图)

  康智的父亲叫康应中,1952年由朝鲜前线被抽调到南京军事学院去学习,学了三年,1955年调到第一高级步兵学校当政治部主任,后来又相继被任命为副政委、政委。在天水步校工作的10余年里,正是康应中年轻力壮的时候,他一直置身于教书育人、培养干部、为军队输送人才的事业中。

  这种良好的风气体现在很多方面,在上世纪六十年代那个艰苦的岁月里,步校的物资也比较匮乏,但步校人和家属进行大生产,主要以种粮种菜为主,大丰收的时候除给步校干部、警卫连战士送一部分外,绝大部分都送到市粮食局用以补给当地百姓。

  “我记得特别清楚,那时粮食不够吃,学校让我们这些娃娃吃了一个星期的高粱面,后来我们都有些便秘,父辈们就把粮食省下来全给了我们,因为我们是下一代。虽然那时辛苦,但却没受过苦。”康智说。

  九十岁高龄的付绍芝老人,是前来参加此次纪念活动中年龄最大的一位,整个参观中,她始终在女儿的搀扶下走在前面,一向沉默的她,嘴里却一直念念有词。她的丈夫是原天水步校工业大队指导员王兴,这次她跟着女儿王丽华、儿子王德胜及儿媳冯海燕,从一千多公里外的石家庄专程开车赶来。她告诉记者,自己的孩子都是生在步校、长在步校的,儿媳海燕的父亲也曾是这里的学员,这儿的每个地方都留下过他们一家人的脚印。望着眼前的一片荒地,她说这里曾经是一个大操场,六十年代她和其他家属开垦土地,种植麦子、玉米,当年劳动的场景如今都历历在目。同时,她告诉记者,军事大比武训练时,部队战士训练非常艰苦,大多时候他们的衣服都是破的,步校便组织她们这些家属为大比武中的干部、战士缝补衣服,刚开始都是各家的旧布,等旧布都用光了,便把自家的布票节省出来,买了新布,再去给战士们缝补衣服。

  “我来这儿是感觉自己到年纪了,该来看看了。”付绍芝说。

  “天水步校”原址

  在步校子弟谢常青记忆中,原来的天水步校是一个漂亮且宏伟的地方,步校最鼎盛的时候,正是她父亲任职期间。谢常青的父亲谢松柏,1956年6月从长春军事师范学校调到天水步校任副校长兼训练部长。1962年任步校校长。

  谢松柏任职期间首创了在军事院校中开展野营训练的先河。当时他带领天水步校学员四百余人,由天水出发,途经陕西宝鸡、临潼、黄陵、介子河、茶坊镇、劳山镇等曾经作战的战场遗址,把以往的战场作为实战演习场进行演练。整个拉练历时五十多天,最终到达南泥湾临镇石村。

  “第一次野营拉练看地形时正好学校放假,父亲便带着我一块儿去了,那时我八岁。父亲带着我去的初衷是觉得我打小没吃过苦,跟着一块儿走一走,受受教育。因为父亲经过长征,所以他知道长途行军的艰难。野营拉练时,天水步校艰苦朴素、官兵一致的传统特别明显的体现出来了。”谢常青说。

  据说,当年野营拉练时,八一电影制片厂派了摄制组一直跟着部队进行拍摄采访,拍摄的《延安野营记》后来在全军院校和部队放映,受到广泛好评。毛泽东曾在此次野营拉练总结报告上批示“这个办法好”,并在全军了天水步校的做法。目前,《延安野营记》与当时所拍的照片,都保存在八一电影制片厂资料馆,并作为军事教学片保留至今。

  时至今日,再提起父亲谢松柏对自己的影响,谢常青说道,“战争年代过来的人,部队的事都不太跟我们小孩子说,基本上都是他在做,我们在看。记忆里,父亲跟干部、战士的关系非常融洽,那时军人聚在一起喜欢喝点酒、抽点烟,干部战士来了说给校长给根烟,但又害怕自己的烟不好,父亲则满不在乎地说:‘没关系,冒烟就行!’”

  在谢常青的记忆中,父亲一生没讲过什么豪言壮语,是非常朴实的一个人。她说:“父亲退休后,有人曾经提过,说父亲年龄大了,资历又那么老,可以找领导谈谈级别问题。可他说过一句话,特别经典,我到现在都记得很清楚。他说‘出来多少人,死都死了,我还要啥子么。’”

  在步校旧址一角,有砖构、尖顶的两排房子,深灰色的瓦片和暗沉的门框,预示着这座建筑久远的年代,黑色的窗眼像一双双空洞的眼睛,注视着参观它的人。但谢常青的感觉与我截然不同,她指着眼前的建筑物说:“这是当年苏联专家设计建造的首长宿舍,我们叫它将军院,当年住着八家人。这里也是我曾经的家,里面门廊、客厅、卧室、厨房都有,感觉一到这儿,仿佛又回到了小的时候,仿佛还在父母膝下嬉笑言欢……”谢常青说着说着,声音哽咽了。

  一切都在消散,只有路旁的松柏和梧桐愈加高大、旺盛。

  今年八十八岁的原步校射击系主任教员孙鹏,指着萦绕在步校学堂、走道旁一行行整齐、葱郁,如今已长成参天大树的树木说道,“它们也有六十多年的树龄了,当时我们四大队每人掏五毛钱买的树苗,然后又亲手一棵棵栽下的,经常浇水,然后看着它们一点点长大。”随即,他又转身指着操场和礼堂方向说:“那边的梧桐也都是我们当年栽的,幸好它们还都在……”

  “天水步校”原址

  【三】

  一天下来,记者在步校人群里听到无数次感慨,他们一遍遍描述着当年生活的场景,但又因为如今的景象感慨不已。谢常青自1969年天水步校撤校后,已经相继来过天水三次,每次见到都触动很大。

  “2008年父亲弥留之际,想再来天水步校看看,但那时他的身体状况已不允许随意走动。他去世后,我便带着他的遗愿来到天水步校。2016年我又独自一人到过步校,每一次来,都觉距离小时候故园的感觉越来越远。但这回看到天水已经着手在做步校的保护工作,真得感觉非常欣慰。旧址的管理和维护,以及将来对它的建设,不仅给了天水步校一种新的生命,同时也让我们这些花甲之人焕发了激情,让我们有了新的情感寄托。”谢常青说,这次修复正当时,因为以前步校的一些老人还健在,而他们这些步校后辈关于步校的记忆还未消退。“对这种记忆和精神的保护,是对革命精神的代代传承。”她说。

  2018年,得知原步校建筑遗存被予以保护,这个消息慰藉了一群步校人的心,也让他们斗志昂扬,他们认为自己应该为步校、为父辈做点事。

  步校子弟张双占说:“我们非常感激,觉得天水在发扬革命光荣传统、弘扬革命精神方面,确实做得很好。我们也将尽全力配合,搜集整理当年旧物,以发扬步校正气,对子孙后代进行正面的教育。”

  有关步校的文字性历史资料,在天水几乎没有留下一册半页,当年天水本地人也很少见到其中的景象,这也给当年的步校蒙上了一层神秘面纱。而对于现在很多年轻人来说,这片旧址就如同一片不起眼的厂区,在他们出生前就座落在那儿了,如今依然在那儿,虽只隔一堵墙,但隔断了传承。

  在历史前行的车轮下,承载时代辉煌记忆的天水步校,随着时代变迁,原貌消散,值得欣慰的是它还能以另一种建筑形态继续存在于这片土地上,存在于更多人的记忆里。

  “天水步校”原址

  回望从前,曾经存在过的场景被新出现的人和事冲击和稀释,一些场景只停留在珍贵的老照片中。翻开黑白老照片,意识到照片里的背景曾经是彩色的,路旁的小树苗正在步校人的呵护下茁壮成长,新潮的圆形俱乐部和窗明几净的学堂传出的歌声、读书声伴随着嘹亮的军号一起回荡在屋顶上空。那时顽皮的孩童在校园中玩耍、采摘果子,老一辈的步校人在属于他们的黄金时代里意气奋发、踌躇满志……

上一篇2018年度天水市“两红两优”候选人(集体)名单公示
下一篇读懂“上海答卷”背后的“挺”字

我也来说两句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15 天天天水网www.2016-image.com版权所有,未经《天水日报》社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新闻热线:0938-8390229 技术故障:0938-8217313 谣言举报:0938-8390229 地址:天水市民主东路86号 邮箱:[email protected]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甘新办 6201015 备案许可证编号:陇ICP备09002627号
技术维护与支持:天天天水网信息部

法律顾问:天水忠信律师事务所万有太、职素芬

永利真人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