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快递>>
【天水解放70年】70年 见证清水张家川沧桑巨变    【天水解放70年】记者带你感受清水张家川解放燃情岁月    学历高身段低帮扶实 两博士清水关山村种木耳    天水市政协机关开展纪念建党98周年主题党日活动    天水市委政法委举行纪念建党98周年主题党日活动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天水新闻>>大新闻
【天水解放70年】70年 我的难忘时刻
来源: 天天天水网    编辑: 张娟 2019-07-02 10:43:06 星期二     字体设置:

 编者按

  历史的长河,波澜壮阔、大浪淘沙。70年前,天水冲破黎明前的黑暗,迎来解放。70年后,我们再次回望历史,回首那个激情燃烧的年代。值此新中国成立70周年、天水解放70周年之际,《天水日报》隆重推出天水解放70年专题系列报道,追寻、铭记、传承红色精神,寻访天水解放前地下斗争的光辉足迹,感受天水这座历史古城的骄傲和荣光。

姚来春:“大观园”里走一遭

  □天水日报记者王雪梅

  50多年前5月的一天,农村孩子姚来春第一次站在了清水一中门前,他看到被高高的城墙围起来的城里有农村从未有过的繁华,整个清水县城被城墙外绿茵茵的农田包围着,就像是一片绿色海洋上漂浮的一条大船,当时回到农村后还以这个为灵感写了一片作文,受到了小学老师的表扬。

  那时候姚来春还不知道多年后他会进入清水一中上学,也不知道他会喜欢上《红楼梦》,更没想到在50多年后他会拥有自己的“大观园”。

  今年72岁的姚来春是清水一中退休教师,他由一个农村的放牛娃到进城上学并留到城里工作,经历了穷苦艰难,也收获了宝贵财富成了人生赢家。

  姚来春9岁之前承担的是家里6头牛的放牛重任,直到9岁时,牛入了农业社后他才上了学。尽管家里贫困,上学艰难,但是相比其他农村孩子,姚来春要幸运得多。姚来春说,他小学考中学的时候班里有十几个同学,考进去了三四个,上了一学期后,就剩了他一个了。

  那时候农村孩子能上学的特别少,姚来春却坚持了下去,除了受母亲娘家家族文化熏陶的影响外,还有母亲始终如一的坚持。“我印象深刻的是,1960年左右的时候经常挨饿,有时候学校都不去,就为了挖野菜充饥,有好几次父亲不叫念书了,可虽为文盲的母亲为此还发怒了,说只要她活着就不能让我辍学。”姚来春说,那时候一学期一块多钱的学费全是母亲卖鸡蛋换来的,后来到天水市一中上高中的时候花销越来越多,为了攒够一年的开销,母亲每年都养两头猪,卖的四五十块钱全用于他上学的费用,也是那时候他读到了一生为之入迷的名著《红楼梦》。

  深受穷学之苦,做了40年教师的姚来春在得知九年义务教育全面普及时心情振奋,当得知在到2020年,全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时他感叹:在这样国家大力支持的教学环境下,现在的学生真的是太幸福了。“每改革一次都是一次大的进步,改革开放前,课程单一,知识结构薄弱。改革开放后,各科全面开课,后来又有了音体美。以前学费再少家里却难以为继,现在义务教育免学费,免书费,住校生还有住校补贴,再也不会有上不起学的问题了。”姚来春说,过去几十年的时间里,他就像刘姥姥逛大观园一样,对于教育事业的改革看得仔细,也乐于其中,在教育这个“大观园”里发生的故事将会伴随他的一生。

  姚来春虽然没享受到教育改革的春风,但是他到城里上学后接触到了《红楼梦》,让他领略了大观园的美,也是从那时候起,他心里埋下了在清水打造起属于自己的“大观园”想法的种子。

  “还记得小时候站在清水一中门前的情形,那年5月看到了清水县城的美,对城市建设充满了兴趣,上完高中回去时,当年宏伟的城墙已经被拆除了,觉得很可惜,如果能保存到现在定是很好的旅游资源。”姚来春说,也许是由于年幼时有过幻想,在清水一中工作的最后十年,正赶上学校校园建设,他承担起了学校的绿化工作,做起了人文景观,后来受邀成了清水县多个学校的绿化设计的免费设计师。姚来春说,要搞人文风景,就搞和大观园一样的景致,让清水一年四季有看头,现在自己建的清水县农业园区就源于当时的想法。

  记者看到,在占地600多亩的农业园区有传统的农作物、苗木、蔬菜和桃花、月季、皇宫柳等观赏类花木十几个品种,这些都将会为清水县城的学校建设和城市建设做出应有的贡献。

潘随林:农村发展 里子面子都要

  □天水日报记者王雪梅

  对于出生在农村的清水县档案馆馆长潘随林来说,农村的发展变迁他全部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潘随林工作第一年去清水二中报道的那一天是他激动的一天,也是他狼狈不堪的一天,更是他记忆深刻无法忘怀的一天。

  1985年9月10日是全国的第一个教师节,家住土门镇的潘随林之前收到通知,在9月10日这天要到清水二中报道上班,怀着激动的心情,潘随林在9月8日这天从家里出发了,步行半天才坐上了唯一一趟去城里的班车,没想到的是到地方时下起了大雨,步行去学校的途中,还不到半里路就被雨水灌透了全身,一不小心摔了一跤,滚了一身泥,以致到学校时被校长误以为是个学生。

  “那时候路况太差,路程又长,从家里到学校现在四十几分钟就能到的路程,硬是兜兜转转走了两天,还弄出了笑话。”潘随林对记者说,清水县近年来最大的变化是农路,现在所有的通村路全部硬化了,早都结束了“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的历史,还被评为全国四好农村路,给清水县赚足了面子。

  潘随林说,除了农路给农村带去的福利让他惊喜外,让他记忆深刻的还有跟着父母交“皇粮”的情形:上小学的时候,每年要交统购粮和订购粮,必须要交的统购粮被村民们称为“皇粮”,印象深刻不是因为交不起,而是由于交“皇粮”的过程实在太坎坷。当时家里交粮的时候都是由牲口驮着的,大老远驼过去,最怕的就是验粮验不过。有一次,家里驼去的四袋粮食才验过了两袋半,剩下的驼回去晾晒的时候遇上阴天粮食受了潮,第二次交粮的时候又没通过,一次粮食交了整三天,后来为了能顺利交粮,还找熟人走了后门,排队靠前,验粮的时候也很快。

  “改革开放后,包产到户,每家每户的生产积极性高了,收成翻了一番,交统购粮没问题,就是交粮太麻烦。”潘随林说,2006年,国家正式宣布取消农业税,标志着中国实行了2600多年的“皇粮国税”退出历史舞台,也没了交粮的尴尬。

  潘随林说,全面取消农业税,对家庭生活已经影响不大,但是对保护鼓励农业产业发展起了大作用。现在国家倡导休耕,尤其对于农业产业比较薄弱的地方来说,可以不种粮食,市县又重视生态环境建设,发展畜牧产业,现在农业形态更加多样化,苹果、药材等产业也发展起来了,内生动力强大,同时,国家政策对农业的倾斜让农民有了发展致富的信心,清水县的里子越来越充实。

  “清水县现在有6万多户农户,有近5万多户农户是一砖到顶的砖房或是小洋楼,这是90年代以来清水农村变化的直接体现,尤其从2008年灾后重建到现在,新建的农村新房有4万多户,新房达到了70%以上。”据潘随林介绍,由以前上学没钱假期要上树打洋槐籽卖钱,或是挖些药材填补学费,到现在的农村孩子吃穿、上学不愁,由原来的农业基础薄弱靠天吃饭,到现在有技术支撑,产业致富,清水县的农村发展既有“里子”,也有“面子”。

 

  魏存夫:大山深处好人家

  □天水日报记者王雪梅

  6月27日,在记者去往张家川回族自治县木河乡高山村的时候,天下起了小雨,车子沿着一座山盘旋而上,爬到半山腰时雨下的更大了,山里出现了浓雾,能见度不足20米的山里,看不到人影和村庄,记者当时心想,在这样的大山深处生活的村民会是怎样的呢?

  半小时后,记者来到了一处排列整齐的新农村前,仔细看去,这一处新农村有些年头了,虽然样式不及近几年新修的新农村时尚美观,但是装修却还不错,家家户户都用白色的瓷砖贴了房屋外墙,院墙也是刷得白亮,大门口打扫得一尘不染,都让记者沾满泥土的脚无处落地。

  还没进门,便闻到阵阵饭香,原来是村民魏存夫家的午饭端上了桌。

  听闻有人进门,出来迎门的魏存夫穿着一身干净整洁的布衣,比他衣服更干净的是他发自内心的笑容。

  得知来意,66岁的魏存夫一开口便说道:“我是最早享受到国家扶贫款的幸运人。改革开放后,国家出台了政策,给我们老百姓发放了扶贫款,鼓励大家养牛羊来发家,当时国家给村上给了100万的扶贫款,按照家庭人口的多少,人口少的能领到1-3头牛,我们家当时人口较多,领到了3头牛,一年要生几个小牛仔,3年后,家里卖牛赚了好几万块钱,当时看着那些钱感觉太稀罕了。”

  挣到了钱,不能只顾着高兴,魏存夫首先想到的是如何钱生钱,于是他用挣到的钱,还清了扶贫款,将剩下的钱用来发展种养殖,养了6只牛,16只羊,通过不断繁殖,家里的牲畜越来越多,生活也发生了巨大变化。

  “我觉得最欣慰的是用挣来的钱,帮儿子在武汉开了饭馆,那是我最英明的决定。”魏存夫对记者说,儿子之前在自家亲戚的新疆饭馆打过工,一直负责拉面、炒菜的工作,干了几年后,儿子学到了手艺,而且发现开饭馆是致富的好途径,因此就想着自己单干。当时了解到村上有在武汉打拼的村民,他儿子便独自一人去武汉考察了市场,最终将面馆开在了武汉。

  魏存夫说,刚开始那几年比较困难,为了能帮儿子渡过难关,他不远千里也奔赴武汉,给儿子当下手,端盘子,打扫卫生,后面生了孙子,儿子的饭馆也步入了正轨,于是他便回家抱起了孙子,过起了晚年生活。

  “儿子在外面开饭馆已有10年,当时开饭馆的1万元启动资金是养牛赚来的,10年间,饭店规模变成了原来的两倍,一年收入有十几万元。”说起现在的生活,魏存夫很满意,作为村里最早富起来的人家,他并没有安于现状,而是响应国家的扶贫号召,地里头又种了中药材。

  作为以田地为重的农民,魏存夫对于80年代包产到户的事还记忆犹新。我们分到土地的第一年因地薄收成还算一般,一亩地小麦最多收500斤,等到了第二年,土地肥沃起来后,照看有方的一亩地小麦产量增到了1000斤,当时家里种了十几亩地,每年粮食的收成都在万斤以上。

  吃粮问题解决了,就考虑到了住房问题,魏存夫用6.5万元住上了最早的新农村,成了大山深处的好人家,也成了最早奔小康的农户之一。

 

  南安存: 感恩社会变革带来的机遇

  □天水日报见习记者马凯

  站在南安存老人家中阳台向远处眺望,是一片绿茵茵的操场和整齐划一的教学楼,从20世纪七十年代开始,他就与眼前的这所学校结下了不解之缘。如今回忆过往,学校是他人生绕不开的印记。

  1952年,南安存出生在张家川回族自治县大阳镇刘山村,从小酷爱读书的他因为家境贫寒不得不辍学在家,当时家中兄弟姊妹有六个,南安存作为家中的长子,便承担起了照顾弟弟妹妹的责任。“那时候家中确实困难,没有一点生活来源,每天吃的不是玉米面就是高粱面,我辍学之前还有几块钱的助学金,拿到助学金后,要用这些钱给家里买些食盐。”南安存说,辍学以后,他就在学校挑粪挣工分,学校的厕所当时给生产队承包了。有时候干完活,他会抽空去教室读书,后来也算勉强上了一个高中。

  1976年,当时县上的一所学校校办公厂要招一位技术工,南安存勤快好学的品质很多老师都看在眼里,于是在老师的引荐下,他就去校办工厂打工,也遇上了对他影响深远的恩师。这位恩师是位物理老师,四川人,六十年代初支援西部来到张家川县,当时他负责一些器械的维修工作。在这位老师耐心的教导下,南安存很快就上手了,他工作出色,每次都能领取一些额外的奖金,每月工资有70多元,算是一笔不菲的收入。“当时很多老师对我说,我的工资比大学生的都高。”南安存说。

  但这些工资南安存不仅要用来养活一家人,还得供给弟弟妹妹上学,因此生活依然窘迫。“我记得家里情况转变最大的时候,是责任田划分下来后,当时穷害怕了,划分下来的十几亩大多都种了小麦,没想到一年下来,产量过万斤。当时麻袋密密麻麻码了一屋子,感觉心里很踏实。”南安存说,家里再不愁温饱问题了,他也有精力做其他的事了。当时随着改革开放不断深化,学校也准备将校办厂承包出去,南安存在深思熟虑之后,承包了自己工作了十几年的校办厂,从员工摇身一变成了修理厂的老板。

  承包下来后,首先面临的是人手不够的问题,南安存找了几个帮手,这其中包括自己的弟弟,他将自己所学的手艺全部传授出去,没想到依靠这门手艺,弟弟家的生活越来越有起色。

  如今谈及变化,南安存感慨万千。他说:“维修生意最好的时候是90年代,现在销售售后服务的兴起,我们铺面维修生意就大不如往前了。前些年水泵维修生意也特别好,现在家家户户通上了自来水,现在修水泵的也少了。修理生意不行也说明社会发展得好,反正我年龄大了,现在也退休在家了。”随着时代变迁,南安存维修了几十年的老式家电、水泵都逐渐退出历史舞台。如今,南安存大儿子开了家电专卖店,小儿子上了大学也有了固定收入,属于南安存的时代似乎已经过去了,但他依然很感激曾经伟大的社会变革给他带来的机遇,现在南安存每天和棋友下下棋,喝喝茶,感觉生活很满足。

上一篇【天水解放70年】70年 见证清水张家川沧桑巨变

我也来说两句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15 天天天水网www.2016-image.com版权所有,未经《天水日报》社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新闻热线:0938-8390229 技术故障:0938-8217313 谣言举报:0938-8390229 地址:天水市民主东路86号 邮箱:huaxunzaixian@163.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甘新办 6201015 备案许可证编号:陇ICP备09002627号
技术维护与支持:天天天水网信息部

法律顾问:天水忠信律师事务所万有太、职素芬

永利真人娱乐平台